二三十年前,我们这样过年(二)

荡秋千

在贫穷成为时代印记主色彩的年代,过年时吃几顿大餐成为我们的期待。平日里难得吃到的美食春节期间可以吃个够,想想都是一桩美事。不止如此,那时还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我印象最深的是荡秋千。

孩提时期,每逢过年,我们家门口都会搭建一个大型的秋千。这个秋千不属于某一家,而属于我们那条街的每一家。因为每家每户都为秋千的搭建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有的提供木头,有的提供绳索,有的提供吊环,有的仅仅出力搭建。

秋千搭好之后,受益的不止我们街的大人小孩,还有外街甚至外村的大人孩子。别以为我们是秋千的搭建者就理所当然地享有特权,事实上,我们要想荡秋千也必须按序排队,轮到我们了才能满心欢喜地玩上一会儿。

荡秋千尤其是大型秋千需要一定的胆量,胆子小的人在秋千飘来荡去的时候会吓得两腿发软,大惊失色。胆子大的人才能享受飘飘荡荡、上上下下的惊险和刺激,从中体味勇敢的乐趣。不管是一个人站在秋千上悠闲地荡来荡去,还是两个人相对站立协同用力荡出半圆的弧度,没有一点胆量是无法完成的。

赶集

在缺吃少穿的年代,过年的时候穿一身新衣服几乎是每个孩子的愿望。如果春节时能穿上一身款式新颖、色彩艳丽的衣服出现在同学朋友面前,一定能给喜庆的节日增添靓丽的一抹。

过年买衣服是件大事。那时的集市很少,村子里基本没有像样的服装店,因此买衣服需要到县城。于是,去县城赶集就成了我们腊月里最期待的事情。

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去一趟县城很难,或者说很奢侈。那时的交通工具有三轮车、拖拉机等,主要用来跑运输或者种地,基本上是人们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所以平时很少用在生活方面。但是,为了过一个好年,还是有人愿意开着自家的拖拉机或者三轮车拉上三五个乡邻一块去赶集。坐在那种车上,别提多高兴了,就像要驶往幸福的康庄大道上一样。

过去过年,过的是生活,过的是希望,过的是对传统的传承;现在过年,过的是形式,过的是假期,过的是对传统的漠视。所以,年味淡了,年不像年了。无怪乎人们叹息,过年越来越没有意思。

其实,过年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一颗心。如果我们保有曾经的那颗初心,不忘生活的本真,依然可以把年过得有滋有味、红红火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